Insomnie

‖百事通成就修炼中‖我可是正经的百合小妹‖

【翻译】Come Rain or Shine ——Chapter 4

作者:ieatmyfingerprints 

原文地址:http://archiveofourown.org/works/3322391/chapters/7280417

授权:请戳

电梯间: Chapter 1 Chapter 2  Chapter 3 Chapter 4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@ChriiiiiiisHo生日快乐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Chapter 4

 

  考虑到正在被人监视的可能性,为了保存能量,也为了不让他们的实力(抑或是虚弱)轻易外露,他们安静了下来,在脑海中反复思索着自己此刻的窘境。

 

  那股束缚带来的窒息感久久不退,能量流失的感觉也越发强烈,这捆缚并不仅仅是将他们困在此地,就像Root之前有所怀疑的那样,它在不断的向内推挤。它试图将他们的力量压回身体中去,而因此带来的巨大压力却无法纾解,就好比是将全身骨头都压缩进一个小小的盒子里。Root之前感受到的疼痛也没有缓解的迹象,相反它演变成了一股脉脉搏动的悸痛,而她的呼吸也变得越发艰难。

   困在这座监牢之中,测量太阳周期也不是一件易事,当Root终于听见金属吱嘎作响的声音时,按她粗略估计已经过去了两天左右了,接着一股嘶嘶作响的风压涌了出来,这声音听起来就好像是开闸放水时的声音似地。从他们头顶传来了一阵轰鸣,仿若某只金属巨兽正从沉睡中苏醒[1],各自呆在牢房角落的四人都紧张了起来,抬头向上看去。

  如果她的计数没错的话,他们已经有两天没有进食饮水了,这样一来即使没有被捆缚消耗掉元素之力,他们的身体状况也要比平日里更加虚弱。她望了一眼Shaw,可为了能保存能量,她早在一小时前就已经趴伏着蜷缩了起来(在Root的坚持之下),躲藏进了元素之息里。她闭着双眼,在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几乎没有动弹。

   墙壁给了她的后背有力的支撑,Root为即将面临的攻击做好了准备;她下意识收紧了环抱着Shaw的胳膊。

 

  可当墙壁分裂移动开来时,Root意识到并不是有东西降了下来。与之相反,是困住他们的整个牢笼都升了上去。

 

  不用触碰,Root就感知到了海平面和陆地,她能尝到空气中那股熟悉的潮气,正告知着他们所处的海拔高度。随着一阵液压的嘶嘶声,整面墙都向上掀开,John不得不远远退到一边。

 

  可升起的墙面之后,裸露出来的只是另一面玻璃幕墙,Root估摸着这面玻璃墙也有数英寸之厚,像是灌注了某种人类用科学技术焊接而成的非自然的魔法,Greer不傻,怎么可能让他们逃脱呢。

 

  Root轻手轻脚地将Shaw推开,让她靠在墙边,自己站起了身。

 

  透过那面玻璃幕墙,Root看见了一条长长的走道,点亮其间的光芒看起来是那般的灼亮以近于发蓝。远远延伸的走道墙壁则显得十分粗糙,白的刺眼。早前那个叫做Martine的女人,正站在一群大约有20人左右全副武装的警卫前,她身姿挺拔,骄傲的如同一名士兵。她冲他们笑了笑,然后点头示意了一下。

 

  他们脚下踩着的地板突然变成了电网密布的雷区,电流从他们的双脚开始一路蔓延,Root能感受到沿着她的脊柱涌上的每一寸电光和烧灼,能感受到它们就如同她的孩子一般,在飞舞盘旋中笑闹着,给予她重创,让她双膝发软。它们从未像此刻这般充满不驯和恶意。她无法分辨这种残暴的离子电荷,由此带来的厌恶感让她一阵窒息。

 

  Root身边传来的模糊呻吟告诉她,Shaw也醒过来了,而且这种粗暴的唤醒方式弄得她不太高兴。

 

  地板上的电流再次消失了,Root剧烈地喘息着,她四处张望看见John和Harold也正没精打采地靠在墙的那一端。直到这时她才注意到他们都没穿鞋子。Root自己比较喜欢光着脚走路,所以一般来说这并不是她会注意到的细节。但是Harold从四百年前起就一直遵循着这种奇怪的人类习惯——穿鞋子。可从她醒来到现在她才注意到,他没有穿鞋。

 

  John似乎也和她得出了同样的结论,当地面上的电力再次升起时,出于绅士风度,他向外抛射着能量,将脚下的电流推开了一小块地方,护住了Harold。

 

  “John,不要——”Harold的警告来得太晚了,John猛地瞪大了双眼接着半跪在了地上,与此同时Root感觉到有另一种电荷在空气中扭曲着。她想也不想地朝他伸出手去,从掌心抛出了一股能量。

 

  由此带来的后果就发生在瞬息之间。与早前那些将她的能量压制在内的禁制不同,Root发现她的力量在不受控制地迅速流逝,她满心惊骇,试图切断这连结。她猛地向后退去,拼命地往回拉扯,啪地一下子,那股紧紧绷住的拉力断开了。

 

  她睁大了眼睛,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,瞪着自己的掌心。“看在母神的份上这是——?”凸起的纹身绕上了她的手腕和手背,那些古老的东河符号就如同出现那天时一般清晰,黝黑鲜明,卷曲着绕上她的指尖。她看了看自己的胳膊,可那些残存的代表着飓风和暴雨的漩涡湍流的图案渐渐消失了,她的皮肤变得一片苍白。虽然隔着牛仔裤看不到,但是她能感觉到那些散布在她大腿上,描绘着原始雨之舞的优雅线条,还很安全没有收到影响。

 

  Root了解自己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,她对组成自己的每一个原子都了若指掌,对身体里能量的操控也精准到了毫厘。她花了许多个世纪去学习这些。可不知为何,此刻她感觉不到自己指尖的微动,感觉不到自己的整个手掌。从内里传来的刺痛,就像是血流阻塞太久之后突然如洪水般涌入时,手掌会感觉到的那种麻木和针刺感。就好像她的双手失却了某一团分子,骨头和肌腱都被从中剔除,而剩余的那些则重新排列组合成了某种全然陌生的东西。

 

  Root感到了一阵沉甸甸的惧意,她身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。她握紧拳头再放开,掌心的折痕间只能感受到一阵死寂。不管这些凡人所欲为何,最后见识到的那种技术不是用来削弱她的力量的。它是用来窃取力量的。

 

  “好吧,真是了不起不是么?”Martine说着,她并不正眼看着他们,只看着手中拿着的一块有屏幕的设备。她嘲弄地笑了起来,冲Root扬了扬手里的东西。屏幕上一共有四条没有填满的槽,用来读取能量水平。其中两条已经填进了一点,不到整个空槽的百分之五。

  被圈养在地底的这两天,看起来只是为了削弱他们的力量,好让他们实现这下一步的目的。

 

  Root龇着牙咆哮着,自己都不曾料到的怒意升腾着,在胸腔里隆隆回响。将近一个世纪没有显露过的毒牙瘙痒着想要生长而出,她努力压抑,牙龈一阵刺痛,可她绝不会满足这些无耻的人类。这些人竟敢将他们像电池一般地对待。

 

—TBC—

[1] 原文作“There is a loud metallic groan as something above creaksto life”意译得有些过头,我会琢磨一个好一点的翻译方式来替换掉这个。

依然忙成狗,依然没有时间校对,欢迎捉虫。另外,有木有谁能给我科普一下什么是"Ancient eastern river symbol"?我猜测可能是两河流域的楔形文字吧,但是文中用东河直接带过了。

以上【我就不信还要吞】

hope you enjoy!

评论(3)
热度(52)
  1. 羽咲绫乃Insomnie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JFMInsomnie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乖巧小井兔Insomnie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POI百合病社
    管理员:C酱的人缘好到爆。生日快乐。

© Insomnie | Powered by LOFTER